高山明珠,我道春来早

图片 6

我道春来早

Garibaldi
Lake,位于Garibaldi省立公园,是一个海拔1600米的高山湖,距离温哥华大约100公里。环抱着她和她的两个子湖Lesser和Barrier的,是几座雪帽终年不融的险峰。她们每年除了夏季短短4个月,其他时间都是封冻的冰湖。湖水来自融化的积雪,清澈寒咧。湖以及附带的溪流,盛产彩虹鳟和切喉鳟。夏季短暂的快乐时光,加上地理位置、条件的艰苦,所以这里的鱼比较凶猛,是飞钓的理想钓点。

车友会论坛的版主召集大家周末去户外晒晒太阳,结果是一呼百应,报名的跟帖排了三十几‘楼’,许是春节后难得的一周艳阳天太让人心热,节前的忙碌、春节的喧闹、节后的不适都让我们这一群“野惯”了的人,想去放松下紧绷许久的神经和身体,管它什么活动项目,能和一群论坛、QQ群里聊得捻熟的朋友见见面、一起散散步、呼吸些新鲜空气都是好的,更何况版主公布的活动项目是:钓鱼、登山兼农家乐FB,叫人怎能不向往!

好的钓点,自然要付出更多的艰辛。从停车场到大湖边,需要攀登9.5公里山路,海拔差近一千米。来回就是19公里,需要6.5小时。最近的小湖Lesser距离也要6.5公里单程。这是一条难度中等的hiking路线,但那是对一般hiking人员来说的。对于飞钓爱好者,需要携带重装备,水沙发、水靠、脚蹼、打气筒、钓具、食品和水等,负重大约20-25公斤。因为需要当天返回,单人同时携带飞钓和露营装备是不可能的。因为负重太多,那么这条路对飞钓手来讲,就变成了高难度,所以只有部分极端的钓手,才会来此挑战。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钓手罕至,鱼儿胆子比较大容易上钩,钓鱼的压力很小。

版主心细,注意到最近上午十一点起太阳才开始有些热度,特意把集合时间定在了中午,我提前十分钟赶到时,停车场一隅已停了六七辆了,版主站在自家车前,两眼盯着夹在雨刮器上的报名名单和线路图,两部手机同时通着话,忙得是不亦乐乎。早到的车友们都互相寒喧着,主动和没见过的牌号的车打招呼,拿‘坛子’里的网名相互介绍,互论爱车的保养、改进、维护的心得,连车友的孩子们也找到了‘同好’,‘小蛇’带去的一只大眼睛、模样似微缩小鹿样的吉娃娃狗,争论着哪个先抱,抢着把零食往狗嘴边放。约定时间刚到,约好的十三辆车满登登停了一片,意外的是,还有两辆北斗星、一辆本田、一辆新上牌的雪佛兰景程也排在队伍里,原来是‘兄弟’车会,难忍寂寞,加入我们的大部队,景程则是老车友换了新座驾,誓不改换门庭,表‘忠心’来了!带相机的抓紧咔嚓起来,这么盛大的‘家庭’聚会,怎能不认真记录?

八月的一个晴朗天气,我和鱼友们组成4人组,其中两位鱼友因为对体力没有信心,没有携带水沙发等飞钓重装备,只带鱼竿轻装上行,打算是只在岸边钓。后来证明基本上不可行,岸边灌木树林密布,没有飞钓所需的背后空间。而我和另一位铁杆,则全副武装上山。最后两个水沙发轮流使用,方才不虚此行。

车队取道子午,浩浩荡荡向南进发,路旁农田里,融雪已尽,喝饱了水的麦苗正蓬勃的展显着早春的嫩色,路边间植的成片的经济林木,树冠上的经冬未衰的浓重的绿,也似泛出了一丝鹅黄的尖,向阳的几蓬迎春,星星点点的绽着亮黄的花,努力放散着春的信息,降下车窗,轻拂的柔风已没了寒意,倒带进初春正午的阳光,暖而不燥,远看山影朦胧,雪化的雾气如轻衫软软的拢着,不肯轻露山的妩媚,只把一丝润泽远远的传进人的鼻息,这会,倒真希望能有把躺椅,手边伺候一壶老茶,眯着眼享受这让人臃懒的午后时光了。

清晨从停车场出发,开始艰难的攀爬。去过的人都知道,开始的六公里山路还是相当郁闷。密林高耸不透风,沿途没有宜人的风景,只有长长的土坡路,以及执著的追着人咬的蚊子。

正陶醉间,已到了山下的鱼塘了,本不算小的停车场被我们的车占去了大半,闹哄哄三十多人拥到塘边,几个‘老钓’的车友已迫不急待的抻竿、下饵了,有几个一旁‘观战’,稍带‘陪聊’,‘妇女儿童团’也早有准备,团座在塘边的桌旁,铺开一堆的零食、糖果、更甚者还带了气炉,煮了一壶浓香的花果茶,有滋有味的唠起家常了。化冻不久的塘子水并不深,连天的好太阳把池水都弄得暖洋洋的,鱼儿也知春来早,嘴馋得频频吞饵,不时有中鱼的人得意的大叫,才个把小时,我的鱼护里也已有不少进帐了,初春下午的斜照被轻泛涟漪的水面切成无数的炫亮的碎片,闪动着让人沉醉,把一干本已晒的身暖欲睡的‘渔翁’搞得连鱼漂都懒得看了,加上耳畔不时传来的开心甚至放肆的笑声,这哪是垂钓,简直让人回想起学校里春游的野餐会,要不是怕搅扰了其它‘渔者’,真想扯嗓子来两段老歌抒抒情!看看大伙钓瘾都过得差不多了,操心几个疯张嬉闹的小家伙快该饿了,抓紧收拾钓具往农家乐进发。

图片 1

因为车友中有几位资深的‘老饕’,为了吃到正宗的土鸡,特地要去沣峪口进山十几公里的王家沟,好在山路虽曲折但路况不错,并不难走,太阳尚未落山,车队就拐进了东西向两行山中夹着的王家沟。沟里人家并不多,但几乎全都经营农家乐,这里院落没有墙,东、西、北三面建,陕西特有的大厦房,坡顶、红砖、灰瓦,院后山上到处是高大的树,大多一人搂不过的粗细,房前后是修成梯田的菜地,院旁还有专门夯实垫平的场子供游客停车,在院里落座,惊见对面不远的山北坡上,竟还有厚厚的雪没消融,只是也落了一层浮尘,衬在山的阴影里,一如冬天将尽的衰败,轻风拂过,雪的寒意渗在风里,倒显的空气更加的清新了。树头,一群喜鹊喳喳的争斗着,飞上飞下,引得主家的猫不住得往上瞧,车场边的小涝池里,满池的青蛙,刚从冬眠里醒来,竟能鼓躁不休,引的大点的孩子捉了几只,追着胆小的女孩跑,这份闹啊,怕山也被吵的醒来了!

闷头走路,感觉时间似乎停滞。终于,六公里的标志过去了,树林终于露出空隙,周围的群山也尽展眼前。我们精神为之一振,知道距离我们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晚上九点多,被红烧土鸡、大盆炖鱼、青椒炒蛋、浆水芹菜、硬面锅魁、鸡汤手擀面撑得直打饱嗝的我们开上了归家的路,收音机里传来黑鸭子组合空灵悠扬的‘春之歌’,正如歌中所唱,在最爱的故乡,享受这春之光吧!

图片 2

文:立领

加快脚步继续前行。突然,就在小路的尽头,一汪晶莹的湖水出现在眼前,Lesse
Lake!高山融化的雪水清澈剔透,水平如镜,静静的卧在树林、山峰和天空的环抱里,似蓝似绿,随着光线不断变换着颜色。。。她太美了,特别是在艰难跋涉之后的第一眼。久旱逢甘露,柳暗见花明,在我们眼里,她就是明珠、碧玉和宝石。

图片 3

我们观察了一下,在岸边灌木的遮掩下,一群群的鳟鱼在游动。远处水中可以看到浮上水面觅食的大鱼影子,和无数的小水花。在岸边试钓了一下,立刻就有鱼攻击飞钓拟饵,鱼情不错。

图片 4

但我们按耐住急切的钓鱼心情,继续前行。虽然知道这个湖是Garibaldi三姐妹湖中钓鱼最好的,但却是最小的一个湖。我们的计划不仅仅是钓鱼,而是要hiking到大湖,看一看冰川和无敌风景,然后三个湖一路钓下来。

接下来,Barrier
Lake和GaribaldiLake,都在较短的距离内,并且路途较为平坦,相对走起来轻松很多。边hiking边观察地形,不时离开小路,钻密林靠近溪流和湖边,勘察地形和水情。中间湖Barrier
Lake的地势比较陡,岸边树林很密,似乎并不太容易进入和下船钓鱼。

终点到了,Garibaldi
Lake,高山上的明珠。有人说,她是温哥华地区最美的高山湖之一;也有人说,她勘比著名的旅游胜地banff的路易斯湖;更有人说,她是天使的眼泪。。。

图片 5

湖水如镜,对岸,是终年不化的冰川。岸边的人们,也都没有喧哗,没有吵闹,静静的欣赏她的壮丽和柔美。野花也抓紧短暂的夏季,争相斗艳。湖水纯净见底、冰凉彻骨。双脚浸泡其中,暑意和长途跋涉的疲劳一扫而空。

图片 6

休息过后,欣赏完风景,我们正式开始这次的主要活动,飞钓。自上而下,边钓边行。在湖和连接的溪流中,有无数的高山精灵彩虹鳟鱼。因为环境的原因,她们体型都不是很大,平均尺寸30厘米以下。但野生的高山环境逼使她们非常有侵略性,以便能在短短的夏季,尽量获取更多的食物,熬过漫长的冰封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