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湘西之三,我醉在美丽中

古城清晨,我醉在美丽中

凤凰读水–冬至湘西之三

天亮了!天亮的古城却醒得特别的晚。月儿紧紧地衔着江畔古城,把柔美柔媚的浅浅光儿罩在江面上。太阳带着惺忪的睡眼,懒懒地爬上了山顶,让沱江河畔的古城依然睡在宁静之中。慢慢地,房屋开始泛起了光红,沱江上偶尔荡起一丝丝儿微波,江面上飘来一只小船儿。古城从这个时候才开始慢慢地醒来。凤凰古城分为新旧两个城区,老城依山傍水,清浅的沱江穿城而过,红色砂岩砌成的城墙伫立在岸边,南华山衬着古老的城楼,城楼还是清朝年间的,锈迹斑斑的铁门,还看得出当年威武的模样。北城门下宽宽的河面上横着一条窄窄的木桥,以石为墩,两人对面都要侧身而过,这里曾是当年出城的唯一通道。醒来的木桥上,开始有了一两个早起的行人。

伫立江边,回望东方,初露的曙色,剪出一片连绵的山影。横跨沱江的虹桥,与两岸错落绵延的吊脚楼,在江面蒸腾弥漫的晨雾里,虚幻得如同海市蜃楼……

(更多图片:老杨闲游天地间

伴着东方愈明愈艳的曙色,在粼粼闪烁的波光里逐渐明澈起来的沱江,仿佛是拉开帷幕后聚焦了灯光的舞台,开始演绎一个新的凤凰:

JR112328185708734.jpg”>图片 1

江岸石阶处,一字排开着躬身涮洗、捶打衣被的男女。缠着高高头帕的苗女,在江边卸下满载五彩斑斓工艺品的竹背篓,开始了一天的生意。

最生动的一道风景,当属通向南岸古城北门的过江跳岩与木桥。

两边没有扶栏、不过半米宽的木桥,与跳岩相隔数米。两条狭窄的通道,仿佛是凤凰的脉搏,既贯通了奔流的沱江和古城内外,也律动着小城或缓或急的生命节奏。肩背书包、蹦跃奔走的孩子,挑着压弯的货担、一步三摇的乡民,以及小心翼翼、过桥观景拍照的游客,在木桥或跳岩上,过往揖让,忙碌着不同的人生。

经木桥过江到南岸,便是进入古城的北门。北门又称“壁辉门”,雄伟的城楼依然完好。古城楼两端,沿江岸绵延着紫红色砂石砌就的城墙,高近两丈,据说建成于清康熙年间,现在依然保存较好的约有500多米。

北门外,是码头及一片河滩。与经城门匆忙进出的学生及乡民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石墙下那些不住地抻臂弯腰、凝心晨练的大妈,还有牵着爱犬在江边漫步、与老友悠闲海聊的大爷。难以想象,这里,还曾是《从文自传》里描写过的辛亥革命时,晚清地方政府屠杀了数千无辜民众,一度血流成河的杀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