噤风撮口脐风,撮口脐风

初生小儿撮口脐风者,因胎中受热,或初生不慎,为风寒所侵,遂致聚唇撮口,眼闭口噤,啼声如雅,或声不能出,成舌上如粟,或口吐白沫,或喉痰潮响,或气息喘急,甚者舌强面青,腹胀青筋,吊肠牵痛。百日内病甚者多不治。脐风者,以断脐之后,为水湿风邪所侵,因致腹胀脐肿,四肢柔直,啼不吮乳,甚则发搐。若脐边青黑,手拳口噤者,是为内搐,不可治。凡治此之法,痰盛者当先治痰,火盛者当先清火,若无火无痰者,专当温补脾胃。凡断脐不盈尺,多患此者。齿龈有泡如粟,以绵裹指,蘸温水擦破,口即开,不用药。七日内患此有,百无一生。脐风果因浴拭外伤皮肤者,用绵灰或枯矾末掺之即愈。若因剪脐短少,或因束缚不紧或因牵动,风入脐中,或因铁器断脐,冷气传于脾络,以致前证者,口内有小泡,急掐破去其毒水,以艾灸脐中,亦有得生者。

小儿初生噤风者,因胎中受热,毒流心脾,生下复为风邪所搏,致眼闭口噤,啼声不出,舌上如粟,口吐白沫。在百日内见撮口者,因胎热兼风,自脐入于心脾,致面目黄赤,气息喘急,啼声不出,舌强唇青,聚口撮面,腹胀青筋,吊肠牵痛,吐白沫者不救,法当疏利。脐风者,因断脐之后,为水湿风邪入于心脾,致腹胀脐肿,四肢柔直,啼不吮乳,甚者发搐,先用龙胆汤、天麻丸之类,以去痰涎;后用益脾散之类,补脾胃。若脐边青黑,手拳口噤,是为内搐,不治。受病之源,皆因乳母,七情气郁浓味积热所致。若爪甲黑,伸引努力脐突者,用大连翘饮子之类。又断脐不盈尺多患此者,以旧绵烧灰掺之,齿龈有泡如粟,以帛裹指蘸温水擦破,口即开。不用药,七日内患者,百无一生。古人治法,大率如此。又田氏治噤风,用天南星末一钱,片脑少许,以指蘸姜汁擦龈立开。丹溪用赤足蜈蚣去足炙为末,以猪乳调五分,徐徐灌之;或用牛黄以竹沥调服一字,随以猪乳滴于口中。《圣惠方》用郁金、藜芦、瓜蒂为末,水调搐鼻中。钱氏云∶撮口因浴后拭脐,风邪所入而作,用益黄散补之。

治法多端,无如灸法。苦因乳母肝脾郁怒,或饮食生冷辛热,致儿为患者,当治其母。

无择云∶视其齿龈有泡,擦破口即开,用真白僵蚕为末,蜜调涂口内。《保婴集》云∶小儿百日脐风马牙,当作胎毒,泻足阳明火,用针挑破,以桑树白汁涂之。又云∶初生小儿,时时宜敷桑汁,不然,多有舌硬撮口之症。窃谓∶脐风果因浴拭外伤皮肤者,用绵灰或枯矾抹擦之即愈。若因乳母肝脾郁怒,致儿为患,当治其母。若因剪脐短少,或因束缚不紧,或因牵动,风入脐中,或因铁器断脐,冷气传于脾络,以致前症者,口内有水泡急掐破,去其毒水,以艾炙脐中亦有生者。

钱氏云∶撮口因浴后拭脐,风邪所入而作,用益黄散补之。

千金龙胆汤

陈无择云∶视其牙龈有泡,擦破之。口既开,用真白僵蚕略烘为末,蜜调涂口内。

治月内脐风撮口,四肢惊掣发热吐乳,及变蒸客忤鬼气惊痫,加人参、当归。

《保婴集》云∶小儿百日脐风马于,当作胎毒,泻足阳明之火,用针挑破,以桑树白汁涂之。

龙胆草 钩藤钩 柴胡 黄芩 桔梗 芍药 茯苓 甘草 蜣螂 大黄

田氏治噤风,用天南星为末,加片脑少许,以指蘸姜汁擦于龈,立开。或用牛黄,以竹沥调服一字,随以猪乳滴于口中。

上为末,每服一二钱水煎,量儿加减。

天麻丸 治钩肠锁肚撮口。

天南星 白附子 牙硝 天麻 五灵脂 全蝎 轻粉 巴豆霜

上为末,每服一字,薄荷汤调下。

定命丹

治天钓撮口,通利痰热。

全蝎 天麻 南星 白附子 朱砂 青黛 轻粉 麝香

上为末,米糊丸,绿豆大。每服一丸,荆芥薄荷汤下,先研半丸,吹入鼻中。

银朱丸 治胎风壮热,痰盛翻眼口噤,或胎中蕴毒。

水银 全蝎 南星 朱砂 白附子 芦荟 牛黄 铅霜 片脑 麝香 真僵蚕

上为末,米糊丸,芥子大。每服三丸,薄荷汤下。

紫霜丸
治变蒸发热不解或食痫,先寒后热,或乳哺失节,宿滞不化,腹痞呕吐,或大便酸代赭石
赤石脂 杏仁 巴豆仁

上先将杏仁、巴豆研成膏,入代赭、石脂末研匀,汤浸蒸饼丸,粟米大。每服三五丸,米饮

消食丸

控痰散
治风噤,先用此药吐风涎,次与益胃散和胃;又与辰砂膏。利惊握拳噤口者,不治蝎尾
铜青 朱砂 腻粉 麝香

上为末,每服一字,茶清调下,轻者勿用,或以甘草汤吐之。

甘草汤 治撮口。

甘草

上水煎,以绵球蘸吮令出痰涎,却以猪乳点入口中即瘥。

益胃散